疫情蔓延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设想最坏的情况


近几个月来,这两个主要产油国之间的能源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特朗普将拖累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油价大跌归咎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都变得“疯狂”。在拨通电话前,特朗普对媒体表示不想看到美国能源行业在俄罗斯与沙特争端导致的低油价下出局。更早之前,美国对俄罗斯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子公司实施制裁,指责后者帮助委内瑞拉在海外进行石油贸易。这直接导致俄油公司上周六宣布停止并出售委内瑞拉业务。

特朗普:疫情高峰将至 接下来将是非常痛苦的两周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31日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疫情的高峰正在来临,且来势凶猛”。美国正面临“非常、非常痛苦的两周”。他还强调,遵守防疫指南“事关生死”。

位于伦敦的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 Ltd.的首席石油分析师Amrita Sen称:“尽管最近新闻报道说美国在向沙特施压,但我们认为沙特或俄罗斯的政策目前不会有任何改变。”

“你们知道,你们可以使用一条围巾。很多人都有围巾,你们可以用围巾。围巾还是很好的,我的感觉是如果人们想要这么做(戴围巾),肯定没坏处。”当天被问及是否会建议所有美国人都戴上口罩时,特朗普说,“我会说那就戴吧,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就戴条围巾,而不是出去戴口罩或其他任何别的东西,我们正在生产数以百万计的口罩。”

高盛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预计本周全球石油需求将减少2600万桶/日,占石油需求总量的25%。

蒙特利尔银行(BMO)分析师Randy Ollenberger等人在报告中称,除非政府或OPEC介入,否则WTI原油在下个月可能跌破10美元/桶;需求萎缩和供应增加可能导致2020年二季度的库存水平增加约10亿桶,当疫情危机结束,需求将恢复到1亿桶/日。大宗商品贸易商托克(Trafigura)经济学家表示,受疫情影响,4月份的石油需求可能减少3000万桶/日;预计全球炼油厂日产量在未来几周内减少1200万桶-1300万桶/日;如果原油需求减少3000万桶/日,全球原油储量将在1个月后达到储存能力极限。

两则声明都未言及更多的“共识”细节。与之相类似的是,据路透社报道,克林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双方已经达成共识“目前的原油市场形势不符合两国的利益”。当被问及二人是否在通话期间讨论沙特或沙特是否会参与磋商时,佩斯科夫拒绝置评,他同样未对双方打算如何改变现状、何时磋商等细节给出回应。另据塔斯社报道,美国、俄罗斯两国能源部长将就“在前所未有的动荡时期如何解决原油市场波动”进行讨论。

“我们希望把口罩送去医院,但今天福奇博士(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告诉我的一件事是,我们不希望每个人都与你们真正需要的医院去竞争。”特朗普说。

由于疫情和价格战对原油供需造成双重打击,截至3月31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WTI)报20.48美元/桶,涨幅为1.94%。在第一季度里,WTI价格下跌66%,创史上最大单季度跌幅。同日5月交货的伦敦(ICE)布伦特原油期货收于22.74美元/桶,日内跌幅为0.09%。布伦特期货价格第一季度内同样下跌66%,创史上最差单季。浙江省卫健委3月30日发布

尽管对低油价问题公开表达了不悦,但迄今为止,在与沙特领导的OPEC谈崩深化减产协议后,俄罗斯还没有迹象表明愿意与沙特修复曾经的盟友关系。在上一轮因市场供应过剩导致的低油价寒冬中,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与OPEC为平衡油市联手减产,却眼看着美国页岩油企重振旗鼓,享受第二次野蛮生长。这一次,俄罗斯或许已无意再向美国页岩油行业扔一条救生索。